未分类

看片软件下载

“赢安城的柴云渡神君,率领柴家高手在两个月前出发,飞往钟山洞天。神君性灵飞渡星空,这次率领的柴家高手,应该都是修成性灵金身的神灵。”

苏云与池小遥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苏云运转法力,缩地成寸,千里之地,咫尺之间,悠然道:“性灵的速度极快,远超肉身。他们这两个月飞行,穿梭星空,只怕已经深入钟山烛龙星云。我们在这里等待片刻,应该便可以看到他们了。”

正说着,池小遥远远便看到一片神光在星空中飞行,向这边飞来,不由愕然。

那神光中站着十多尊神灵,为首的正是神君柴云渡的性灵,其他人则是柴家的性灵金身!

池小遥是不认得神君柴云渡的,但柴云渡却认出了苏云,也不禁吓了一跳,失声道:“陛下如何反倒在我们前头了?”

莹莹快言快语道:“这两个月来,你家姑爷几乎没有动过,是你从帝座洞天一直飞啊飞,飞到这里来了。”

神君柴云渡与那十多尊金身神灵有些尴尬,降落下来,道:“我们见到新的洞天飞来,担心那里有危险,所以先行一步探索那座陌生洞天,也算是为姑爷先探探路。却没想到,姑爷反倒在我们前头。”

苏云会意,笑道:“神君先天下之忧而忧,令人钦佩。”

莹莹撇嘴,心道:“这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柴神君,当年便是在帝廷帝座合并时偷偷跑过来,炼元磁为神兵,降劫给我们元朔各地。这次先跑到钟山洞天,恐怕也是鬼鬼祟祟猫猫狗狗的打算试探钟山洞天的实力。”

神君柴云渡生性便是如此,所以苏云并未揭破他。

苏云抬头看天,笑道:“神君启程前往钟山洞天后,神帝玉道原也从西土乘天船启程,再过两个月,他便可以赶到这里了。”

他笑骂一句,道:“玉道原这厮真是鬼机灵,两个月后,钟山洞天也恰恰与我们合并,他正巧能赶上!”

清纯素颜美女白皙娇嫩香汗淋漓

柴云渡松了口气,心道:“好在不是我一个人丢脸,那个神帝玉道原比我丢得更狠。”

他定了定神,瞥了苏云身边的池小遥一眼,心中诧异,道:“既然洞天已经开始合并,那么我也无需这么着急了。这位姑娘是?”

“我学姐,池小遥,天市垣学宫的祭酒。”

苏云介绍一番,道:“学姐创办学宫,教化天市垣妖魔鬼怪,对天市垣来说,这是无上功德。”

池小遥向柴云渡见礼。

柴云渡连忙还礼,并没有因为池小遥身份地位差他太多而失了礼数。

他知道柴初晞的志向远大,必然不会被儿女情感所束缚,与苏云新婚燕尔时可以恩爱,但只要柴初晞认为缘分已尽,便会立刻抽身离开!

这是柴初晞的性格使然,无可厚非,但柴家的这位姑爷是何等身份?

通天阁主,天市垣的大帝,又是武仙人之“子”,柴初晞既然弃夫而去,苏云便绝对不会挽留,更不会眼巴巴的追寻柴初晞,哭求对方回心转意。似他这等身份地位的人,身边何曾少过女子?

柴初晞既然离开了,那么也就给了其他女子机会。

苏云身边出现其他女子,便意味着柴家在这位姑爷心中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

“初晞离开了,我柴家到哪里寻第二个初晞圣女嫁给姑爷?”柴云渡心中暗暗发愁。

苏云询问道:“神君还要前往钟山洞天吗?”

柴云渡心中有事,摇头笑道:“我倘若再去钟山洞天,又被姑爷反超,岂不是又要沦为笑柄?”

伊朝华走来,闻言摇头道:“你现在倘若过去的话,可以在天市垣的前头来到钟山。”

柴云渡不知她的本事,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就在这时,又有一座小型洞天与天市垣合并,那座洞天碰撞合并之时,只见一座山峦崩裂,碎掉的石块脱落,露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石头,长宽各有百余丈。

这块大石头表面竟然浮现出古怪的纹理,那些纹理如同符文,很是致密,绘满了四面的崖壁,像是一道又一道锁链,将整块石山锁住。

苏云催动应龙天眼,只见山顶那一面居然也有这些奇特的符文。

左松岩、道圣等人凑上前打量,啧啧称奇。

道圣打量一番,道:“这是一种封印符文,与曲太常他们设计的封印符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种符文形态,我从未见过。”

“这么大的立方体,会封印着什么?”圣佛不解。

苏云身后,诸多通天阁的高手走上前去,尝试破解封印符文。

过了片刻,突然那一道道符文锁链飞速解开,方方正正的山体巨石突然分解,化作一个个方块,四面八方退去!

很快,众人四周形成一片方形石柱森林,一股滔天魔气向众人压来,只一瞬间,所有人顿时只觉内心中各种杂乱不堪的魔念纷沓而来,干扰道心,让自己生出种种邪恶想法,甚至要付诸于行动!

苏云脸色微变:“不好!是成年的人魔!”

圣佛念诵佛号,袈裟飞出,向后飘去,他七宝袈裟越来越广大,如同遮天之云。

同一时间,圣佛性灵跃出,广大无比,披上袈裟跏趺而坐,身后一片灵山,坐着诸佛,齐声念诵,帮助众人镇压魔念!

众人心中的魔性顿时被镇压下来,各自暗道一声凶险。

苏云惊疑不定,刚才封印解开的那一瞬间,连他也陷入大恐惧大恐怖之中,被魔性动摇道心!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我遇到过三个人魔,梧桐,余烬,蓬蒿。他们各有原则,虽然都很坏,但并不会主动让人的道心魔化,而是让你自己选择魔化堕落。而这个人魔,却是魔性主动入侵,直接把你同化为魔!”

苏云向石柱森林中看去,心道:“这个人魔,更加邪恶!”

他突然怔了怔,只见那石柱森林中央坐着一具白骨,那白骨身上还有皮毛,鳞片,不知死了多久。

刚才,就是从这具白骨体内散发出的滔天魔气和魔性,影响到他们的道心!

“被镇压在这里的人魔,已经老死了?”众人不禁都呆住了。

神君柴云渡脸色微变,面色有些凝重:“我盛时期,未必能战胜这尊人魔。”

左松岩喃喃道:“一具尸骨散发出的魔气魔性便如此猛烈,这个人魔大凶,他又是被谁关押在此的?什么人能够连这等凶神也镇压在此?”

苏云打量石柱的内侧,只见内侧上也有符文,与先前的封印符文不同,是炼化符文,摇头道:“这尊人魔不是老死的,而是被炼化了性灵磨灭的。将这尊人魔擒拿镇压,封印在此,最终慢慢炼死。看来钟山洞天,很厉害啊。只是他们是怎么把封印送到天渊四的……”

他定了定神,吩咐磨镜人道:“把这具人魔骨骼依旧封印起来。”

磨镜人称是。

突然,又有一块洞天残片撞来,那片洞天残片上也有一块方方正正的石山,上面也有着极为复杂的封印!

之后的几天,天市垣进入天渊五,更多的洞天残片与天市垣合并,许多破碎的大陆上都有类似的立方形石山,里面不知封印着什么可怕的魔怪。

苏云心里越来越沉,从这些封印来看,居住在钟山洞天里的种族,必然是无比强大的存在!

“统治钟山洞天的种族,镇压炼死了一大批神君层次的强者,并且将天渊九层,变成了他们的乱葬岗!”

苏云长长吸了口气:“这个种族,必然穷凶极恶!”

时光荏苒,天市垣穿过天渊六,天渊七,天渊八,天渊九,终于来到烛龙星云的内部,向烛龙口中驶去。

烛龙衔珠,那颗明亮的珠子如同银河核心,核心的中央,便是钟山洞天!

苏云看着越来越近的钟山洞天,心境也愈发紧张,神君柴云渡也有些紧张,这些天来,他看到了太多神君般的存在被镇压之后,丢在天渊中被活活炼死!

这一天,玉道原、江祖石等人驾驭着天船,终于从天外行驶到钟山洞天,突然,江祖石面色苍白,道:“国师,我好像看到天市垣了!”

玉道原急忙冲上船头,呆若木鸡,喃喃道:“我好像也看到天市垣了,我好像还看到了苏云那厮……我一定是眼花了!”

同一时间,岑夫子和楼班走在飞升之路上,遥遥看到了钟山-烛龙星云,不由兴奋莫名,连忙加快速度。

“老夫子,你看前面那个飘过去的,像不像天市垣?”楼班突然狐疑道。

“怎么可能是天市垣?”岑夫子闻言,吹胡子瞪眼,断然否定他的看法。

楼班愈发狐疑,道:“就像天市垣!虽然比从前大了很多,但天市垣的特征我绝对不会忘记!天市垣就是一个大饼上插着个球!”

岑夫子张望,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只见那正在飞往烛龙口中的天体,像是一片大海连着两座规模宏大的陆地。

其中一边还插着一颗星球,远看只有豆丁大小的球,可不正是天市垣?

“可是,天市垣怎么跑到咱们前头去了?”

岑夫子喃喃道,“那我们还有必要走飞升之路吗?还有必要飞升吗?”

两尊圣灵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这肯定是圣皇禹对我们的考验!”

楼班哈哈大笑起来:“肯定是他观想出天市垣观想出元朔世界,故意来蒙蔽我们哩!”

岑夫子无情的揭露他,道:“禹皇离开天市垣的时候,根本没有帝座洞天。”

楼班气息委顿下来,喃喃道:“那么前面真的是天市垣……可恶,天市垣怎么跑到我们前面去的?”

天市垣的边缘,苏云终于看到钟山洞天的边缘,只见钟山洞天边缘也有那里的土著正在等待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苏云看清对面的人,终于松了口气。

只见钟山洞天边缘,一些梳着大背头长着一根羊角的年轻人站在那里,翘首向这边观望。在这些怪人后面,还有些飞在天空中的独角小白羊,腹部两侧长着漩涡纹,背上生着小小的翅膀,很是小巧可爱。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