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丝瓜幸福宝下载

一个月五十万中品灵石,只有柳无邪才有这么大的手笔。

坐在一旁的一楠,眼睛突然看向柳无邪。

一个月五十万,柳无邪果然财大气粗。

下得去血本,才能获得丰厚的收益。

一玄脸上看不到一丝震惊,如果是以前,柳无邪一个月付他五十万灵石,绝对不会相信。

现在不一样了,柳无邪搞出续灵丹这种东西,可以说是日进斗金,一个月收入几百万灵石,非常轻松。

加上灵符这一块,柳无邪初步估算了一下,每个月的灵石收入,最少在五百万到八百万之间。

下面还有几十人需要养活,每个月还有不少盈余。

“我不需要中品灵石,一个月能不能付我五枚上品灵石。”

中品灵石对于一玄来说,没有太大意义。

“好,一言为定!”

柳无邪直接拍板,同意一玄的要求。

清纯甜美小萝莉大秀白嫩胸姿

上品灵石跟中品灵石,对于柳无邪来说,基本都一样,他已经跟宗主签订了协议,所得的灵石,可以兑换成其他资源。

天宝宗有自己的灵石矿脉,每年出产不少上品灵石,柳无邪正打算如何跟宗主商量,把灵石品级提升上去。

一玄没想到柳无邪答应的如此痛快,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市面上大部分流通的还是中品灵石,柳无邪去哪里搞上品灵石。

疑惑归疑惑,他对柳无邪还是很信任。

既然答应了,就会做得最好。

接下来商议一些细节,一玄长老重点任务,以防有人暗中对付天道会。

没事的时候,到城中转一转,天道会还有灵符放在商铺销售。

只要一玄出面,那些商铺自然会收起小心思,一心一意跟柳无邪合作。

目的已经达到,柳无邪心情大好。

亲自把一玄长老送出洞府,柳无邪吐出一口浊气。

“恭喜师父,收获一员大将!”

蓝余从一旁走出来,脸上同样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一玄加入,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天道会的安危。

“这仅仅是开始而已,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

柳无邪微微一笑,目光眺望远方。

前世吃亏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今世他要弥补这个缺憾。

资源的问题解决了,天道会每个月源源不断为他提供,就算柳无邪不出门,每天都有大量的资源送进来。

“师父,这两日您不觉得简姑娘不对劲吗?”

蓝余突然凑到柳无邪身边,小声的说道。

这几日一直忙着修炼跟天道会的事情,好几天没有看到简杏儿了。

陈若烟这两日倒是出现过两次。

“不对劲?”

柳无邪这才想起来,他有三天没见到简杏儿了,这不像是她的风格。

换成以往,简杏儿每天都会前来。

“三天前,简姑娘下山一趟,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起来,我去找过她,好像哭过。”

蓝余身为弟子,不仅要照顾柳无邪衣食起居,还有他的私人生活。

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简杏儿很喜欢柳无邪,是那种刻骨铭心的喜欢。

“我去看看!”

柳无邪离开洞府,朝简杏儿的院子赶去。

她现在还是内门弟子,不愿意跟柳无邪居住在一起。

穿过一条条石阶,半个时辰后,柳无邪站在简杏儿院门外。

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简杏儿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院子里面,背对着柳无邪,显得有些孤寂。

听到有人进来,简杏儿赶紧站起来,转过身子,柳无邪发现她的眼珠子通红。

“发生什么事情,谁欺负你了。”

看到简杏儿这个样子,一股怒气从柳无邪心底滋生。

“你怎么来了,最近你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

简杏儿露出一丝牵强的笑容,脸上的哀伤之色,还未完全褪去。

这几日柳无邪非常的忙,她才没有前去打搅。

“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柳无邪拍了拍简杏儿肩膀,论年纪,他比简杏儿还要小几岁,在某些时候,却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简杏儿。

“没事!”

简杏儿轻咬贝齿,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你我之间,还需要隐瞒吗!”

柳无邪双手按在简杏儿的肩膀上,四目对视,简杏儿的泪水,无声的滑落,突然扑进柳无邪的怀里。

只有遭到很大的委屈,才会如此伤心。

“他……快要死了。”

简杏儿脑袋埋在柳无邪的肩膀里面,艰难的说出几个字。

“谁?”

柳无邪听得一头雾水,谁要死了。

大脑飞速的运转,简杏儿认识的人,他基本都认识了,难道还有漏掉的吗?

“你父亲?”

突然想到一个人。

“恩!”

简杏儿点了点头。

不论父亲对她如何不公,毕竟生她养她,得知父亲要死了,心里很痛苦。

“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一起坐下来,简杏儿帮助他这么多,如今她有事,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你还记得那日下山发生的事情吗?”

简杏儿收起眼泪,抬起头看向柳无邪。

柳无邪点了点头。

几个月前他陪着简杏儿下山一趟,遇到她父亲简伯通,还有一名叫滕子君的青年,一直追求简杏儿。

得知简杏儿已经怀了柳无邪的孩子,这才悻悻而归。

从对话中得知,简杏儿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好吃懒散,好赌成性,欠了很多赌债。

大部分赌债,来自藤家。

为了偿还这些赌债,简伯通答应藤家求亲,愿意将简杏儿嫁给滕子君。

简杏儿怀孕的消息,彻底打乱了简伯通的布局,儿子欠下的外债无法偿还。

藤家开始的时候,倒没有逼着简家还债。

直到这个月,藤家收到消息,简杏儿并未怀孕,一直在欺骗他们。

三四个月过去,如果真的怀孕,简杏儿快要接近分娩了,只有一种可能,当日他们撒谎了。

藤家很是恼怒,认为是简伯通联合了女儿来欺骗藤家,一怒之下,逼着简家偿还债务。

简家已经家徒四壁,哪里有多余的钱财偿还,家产变卖的差不多了。

最后藤家发话,如果不能偿还所有债务,就会杀光简家所有人,除非履行当日的承诺,让简杏儿嫁给滕子君。

简杏儿简单将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是谁来找得你。”

柳无邪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

三天前简杏儿下山,她应该是才知道这些消息。

“简家一名仆人。”

简杏儿心里很纠结。

父亲那样对她,如今家族有难,按理说,她可以袖手旁观,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内心这一关又过不去,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在藤家手里。

“藤家虽然逼债,却不至于伤害你父亲吧!”

柳无邪皱着眉头问道。

“他跑进藤家赌场,出老千被抓住了,被打得半死。”

简杏儿听到这个消息,气就不打一处来。

藤家以赌场为生,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就栽在赌场上面。

不仅输光了家底,现在连整个简家都要跟着陪葬。

“那你怎么打算的?”

事情基本了解清楚了,柳无邪想要知道简杏儿的打算。

不论她做什么决定,柳无邪都无条件支持,甚至给与帮助。

“我不知道!”

简杏儿现在心里很乱,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

家族除了父亲之外,还有叔叔伯伯,他们对简杏儿很好,不能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

“我陪你回去看一眼吧!”

柳无邪突然站起来,打算陪着简杏儿回去看一眼。

不想让简杏儿留下遗憾。

“你陪我回去!”

简杏儿大眼睛睁得老大,柳无邪每天太忙了,还要忙着修炼,哪里有时间陪她一起回去。

听到这番话,心里还是闪过一丝甜意,起码柳无邪把她放在心里。

“天道会已经走上轨道,我也想出去走走,南域这么大,我走过的地方太少了,多出去见识一下,没有坏处。”

柳无邪正要打算出去历练,去往哪里暂且没有目标。

那就走一步算一步,一直呆在宗门也不是个办法。

有一玄长老跟天刑长老在,天道会不用他担心。

天道会有任何损失,丹药就无法供应,宗主第一个就不会同意,这也是柳无邪同意跟宗主合作的最重要原因,把天道会绑在了天宝宗这条战舰上。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简杏儿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只要有柳无邪在,任何事情,都能解决。

“明天吧!”

柳无邪不想耽搁太久,以免简杏儿的父亲有个三长两短。

简伯通不是什么好人,柳无邪也不喜欢他,毕竟是简杏儿的父亲,以后还会来往。

夜晚的时候,召集了所有人,柳无邪把最近的安排说了一遍。

“无邪,你又要离开天宝宗。”

每次离开,大家都提心吊胆,范臻皱着眉头说道。

只有天宝宗最安全,只要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修炼,迟早会成为真传弟子。

“我知道你们担心我的安危,我修炼的道路,跟你们不一样,天道会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柳无邪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

他的道路,注定不会平静。

天道神书要收录天地中各种序列,只有走出去,见识更广阔的天空,才能让天道神书尽快成长起来。

既然柳无邪已经决定了,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希望他出去之后,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一直沉默不语的陈若烟开口了。

众人怪异的看了一眼柳无邪,蓝余捂着嘴窃笑。

其他人也差不多,这是柳无邪的私事,他们无权干涉。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