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菲姬app在哪里下载

耿江岳难得做个正常人,吱呀一声推开房门走进房间的瞬间,惶恐不安地坐在沙发上的马执剑和云潇潇,立马就跟被戳中腚眼似的惊慌蹦了起来。

耿江岳看到他俩这反应,淡淡一笑,随意地压了压手腕,示意两个人坐下。马执剑和云潇潇却脸色发白地站着没敢有半点动作,耿江岳也不多说什么,自顾自走到办公桌后面,一屁股坐下来,语气随意地问道:“知道今天,为什么请们两位过来吗?”

马执剑闭口不语,花白的鬓角旁,挂下一滴汗珠。

就在这时,云潇潇突然毫无征兆地精神崩溃,怀着被奸人陷害的愤怒心情,侧过身一巴掌就甩在马执剑这个老人家,尖声喊道:“耿先生!都是他的主意!我被他骗了!”

马执剑被云潇潇这一巴掌打得满脸懵逼,他愤怒而惊愕地盯着云潇潇,愣了足足有三五秒,才哆嗦着抬起手,指着云潇潇的鼻子颤抖道:“个贱人啊……要不是勾引老子,老子会鬼迷心窍,做出这种事情来吗?”说着话,他急急忙忙走到耿江岳跟前,半点不带由于的,双膝一弯,骨质疏松的膝盖说跪就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地喊道:“耿先生!天地可鉴!我是忠于的!我那么做,是以为您淡泊名利,不在乎那些虚名,我……我是奔着端木翔去的啊!”

看着头发都花白的马执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不定待会儿可能还要吓出尿的样子,耿江岳实在受不了,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哭妹啊,老子又没说要宰了。”

马执剑听到这话,先是停顿片刻,随即立马欣喜若狂,他连忙收住眼泪,什么脸都不要了,砰砰往地上磕头道:“谢谢耿先生!谢谢耿先生!”

耿江岳低头看着他,神色很平静。

马执剑和云潇潇,背地里头煽动傻逼抗议? 煽动傻逼攻击维和部队营地,意图借着国际舆论把端木翔拉下台,他们好重新上位? 拿回海狮城的控制权……

为了满足一己私欲? 甚至不惜拿傻逼的命去换? 拿海狮城的人命去当炮灰。

这种计划,要是放在其他地方,说不定现在已经得逞了。

只可惜? 他们遇上了布局层次更深的耿江岳……

夏日马尾女友甜美写真集

“行了? 们做的这些烂事,老子早就知道了。”耿江岳淡淡道,“我只是利用了们的小动作而已? 就算们不干? 我也会让何主任去煽动其他傻逼的? 顶多就是事情不会闹得这么大。用玄秘职业联赛的比赛术语? 我只不过是预判了们的预判……”

马执剑和云潇潇听得一愣? 简直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人居然这么不要脸。

这特么……反正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当然想怎么说都行啊!

打哪儿指哪儿,好显得聪明是吧?!

行!那我就配合!

马执剑满心不信耿江岳能有这种城府,但是这不要紧,人生如戏? 他这点演技还是有的? 立马附和道:“我早就知道耿先生不是凡夫俗子!我……”

“闭嘴。”耿江岳淡淡打断? “老子让说话了吗?”

马执剑老脸一青? 吓得苦胆都从肚子里往上涌,立马半个屁都不敢再放。

耿江岳停顿了几秒,才看着马执剑和云潇潇惊惧的神情? 继续说道:“当然,虽然我利用了们,但是们的行为,依然是主观的。做了,就是做了,不容洗白。”

云潇潇听着这些话,胸口砰砰砰砰作响,能清楚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马执剑依然跪着,浑身都在抖动,在耿江岳面前,已经失去了他此生所有的体面。

“军营前抗议,踩死了三个人,昨天,虽然们停手了,但作为这件事的后续,死了二十四个人,前后加起来,因为们两个乱搞,海狮城,二十七条人命,没了。还有好几个重伤的,这个责任,谁来负?嗯?”耿江岳望向云潇潇,“云主席,说。”

“啊?”云潇潇惊声喊出来,害怕地望向耿江岳,眼里含着怕死的泪,“我……我负责!我负责!”

“很好。”耿江岳突然微微一笑,“们两个,现在就去找端木翔,签署一份放弃在海狮城内所有不动产的声明。们的现金、股票,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们的家里人,我允许们全部带走,但是长在海狮城土地上的东西,从今天开始,就跟们没关系。们两个,还有们的家里人,们养的那些走狗,也都跟海狮城没关系了,明白吗?”

云潇潇和马执剑愣住了。

就这?

特意这么把他们叫过来,就为了这点屁事儿?

“走吧,别愣着了。”

耿江岳眼中横纹浮起,直接用念动力把马执剑从地上拽起来,拎着他往门外去,一边说道:“记得办完财产转让手续,待会儿自己去窗口排队登记。”

云潇潇和马执剑被耿江岳推出办公室,身后的房门一关,两个人互相看了半天。马执剑突然扬起手来,带着火红色的光,呼呼作响甩在了云潇潇脸上,怒喝道:“贱人!”

云潇潇冷不丁被打飞出去几米远。

边上路过一个大妈见状,立马制止:“不许打人啊!”

马执剑看了眼大妈胳膊上戴着【草药堂】的红袖章,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云潇潇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脸上一片烫伤。

看着马执剑的背影,眼中的仇恨,浓得化不开……

……

马执剑和云潇潇身为海狮城的前任领导人,如何处理,是件要紧的事情。继续让他们留下,肯定不行,但让他们痛痛快快走,那又显得自己太好说话。

现在这样,耿江岳感觉还凑合。

至少主要目的达到了,也没给国际社会留下搞舆论操作的空间。

处理完最后这点琐事,耿江岳基本就没什么事情再需要操心。

随后几天,决心要移民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二号楼做了登记。

登记点开了多达六十个窗口,保证随到随签随滚蛋。

经过头两天的忙碌,到了耿江岳规定的第三天截止日期,前来登记的人,便只剩下小猫三两只,而且往往一进来,就会被一大群人围住猛劝。

大厅里头,更是各种信息轰炸,一边滚动播放耿江岳那段已经在全世界广为流传的用【大光明术】救人的画面,一边广播里也在高声吓唬小笨蛋们,每天24小时循环播放。

“警告!根据《海狮城临时政府紧急状况管理条例》,极冬节期间,凡有任何个人或群体,组织进行抗议、示威、游行活动,一律无条件就地枪决!海狮城领导人耿江岳严正声明,海狮城临时政府,坚决不为纯傻逼服务!奉劝诸位,莫要害人害己!勿谓言之不预!……”

这段警告,堂而皇之地在全市和全球的线上和线下广为流传。

网络上虽然炸翻了天,各种声音都有,但海狮城里头,却愣是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声音。

连吐槽都不存在。

傻逼再傻,命还是要的……

三天时间,在这种高压气氛下一晃而过。

在【草药堂】大叔大妈们的通力合作下,原先报名的90多万人当中,有八成以上都放弃了登记,当然,也有个别是被家里的爸妈跪着拦下的。这些人,至少在耿江岳看来,算是运气不错。不过有运气好的,同样也就有倒霉的,那些被孩子带上了不归路,不得不跟着不懂事的孩子一起走的父母,已经注定无法摆脱客死他乡的结局。

12月11日晚上,海狮城临时政府向全世界发出公告,接下来将有126354人离境。海狮城临时政府总理耿江岳,将会亲自与全球个主要接收国在电话中沟通好接收事宜。

原本看似要崩盘的海狮城,在全世界的注视下,局面轻松得到控制。

对这个结果,不论是对海狮城还是对其他国家,胜负都算是一半一半。

站在海狮城的立场上,国家是确确实实地损失了12多万的人口。

绝对不是小数目,但勉强可以聊以安慰的是,海狮城这回算是结结实实地剔除了所有的不安分因子。再有零星闹事的,海狮城二号楼的地下监狱,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启动了。

而站在其他国家的角度上,一方面希伯联合国和中南次大陆联盟的掌权者们,心里自然对这个数字感到不满意——实在太少。不过有鉴于海狮城同时又出台了拒绝他国移民的政策,耿江岳自动摆出一副闭关锁国的架势,又让这些老贵族们,集体松了口气。

只要耿江岳不搞人口和领土扩张,那就什么都好说……

海狮城这小地方,耿江岳想怎么玩都行。

说不定哪天玩着玩着就玩脱了,再移民出来一点呢……

做人嘛,至少大方向上,必须得乐观。

“海狮城剩余人口二百二十二万三千六百多,所有确定要移民的人,全都已经集中搬到临时筒子楼里居住,他们空出来的房间,也已经安排给北城来的拆迁户了。

食物、药品、水电供暖目前都还够用,足够支撑两个月左右。等到会阳节,移民希伯联合国的人,可以直接搬到对面的海星城里……”

登记结束后的当晚,海狮城临时政府的高层们,立马就坐下来开总结会。

端木翔汇报到这里,耿江岳不由打断道:“海星城那边,玄体类生物袭击频率很高吧,正规军都挡不住,还让人搬去那边?”

端木翔道:“中南次大陆联盟说了,只是暂时就近安置。他们接收移民是没问题,不过国内腾地方也需要时间。而且……那些人很快就是中南次大陆联盟的国籍了,怎么安排,跟我们无关。迪莫说了,我们要是乱插手,他们就要谴责我们干涉他们内政。”

耿江岳想了想,没办法地点头道:“行吧,路都是自己选的。”

端木翔继续道:“等这些移民安置妥当后,海狮城就该恢复正常的建设了。目前希伯联合国援建的超级大楼,很快就要完工,最多再十天左右。维和部队也已经答应让出南区的原海狮城市常局和港务局大楼,这样咱们接下来就有三十六幢超级大楼,理论上能安置二百十六万人,缺口刚好一幢楼……”

“简单!”耿江岳直接道,“北城年后最多只拆两幢楼,剩下一幢,除非国际上有人继续援建。要是全球玄秘职业联赛委员会不肯,我亲自去以德服人。”

排骨竖起大拇指道:“够流氓,我喜欢。”

满桌子大佬齐刷刷用冷冷的目光望向排骨。

排骨感受到大家发自内心的鄙视,不由默默低下头去,拿着笔在空白的笔记本上画圈圈……

这种破会,到底有什么意思嘛……

这么严肃,都不让人家畅所欲言……

本少校好歹是耿哥的前同事兼第二届【草药堂】成员,实际资历可比们老多了……

端木翔被打断了一下,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翻到下一项议程,说道:“北城的比赛项目,目前营收无法预算,海狮港去年扣除支付给东华国的债务,净收入是三百亿联盟币,接下来五年,东华国会继续从海狮港的收入里拿走百分之年八十,作为他们为海狮城提供防护墙维护、脑波电项目管理维护,以及向我们出口医疗用品和药品的费用。去年我们到手的这三百亿收入,其中五十亿要交给中南军协做保护费,这笔钱,今年应该不用出了……”

耿江岳点点头,很明确道:“嗯。”

端木翔笑了笑,接着往下说道:“还有五十亿,是支付给希伯联合国的脑波电技术专利费,也就是电池使用费,这是上上上届政府留下的外债,还要还二十年。”

“不用给了。”耿江岳直接否掉,“上上上届关我们屌事?中南军协部队开进城打烂我们几十幢大楼的事情,老子都没代表上上上届政府跟他们算账呢,他们怎么还有脸要这个钱?”

“那……”端木翔迟疑道,“您自己去以德服人?”

“嗯!”耿江岳重重点头,“当然了!我道德水平这么高,不拿出去用,存着也是浪费。”

“好吧……”端木翔这辈子都没想过,海狮城政府还能有如此硬气的一天。

“还有接下来,关于需要给移民者的物资……”

“算了,这个就先不说了,我自己会安排。”耿江岳摆摆手道,“等我把移民全部弄走,咱们再好好开个全国大会什么的,到时候把所有事情,统一安一下。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接下来极冬节还有二十来天,大家好好放个假。每幢楼里的事情,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大楼内部就自己按平时的规矩解决,剩下的活儿,我一个人能搞定。散会。”

耿江岳说走就走,会议室里一大群人也习惯了。

大家看着空荡荡的主位,淡定地各自收拾东西离去。

没一会儿,会议室里,就走得空无一人。

过了许久,房间内的空间一阵扭曲。

一个身穿白纱头裹白巾的大胡子油腻中年,出现在房间里。他闲庭信步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走到刚才端木翔坐的位置前,眼中浮现出六芒星的形状,之前会议的画面,像回放一样,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端木翔会议记录上的每一个字,大胡子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当他扫过移民物资清单的时候,整个人当场就难以控制地激动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想起一个警惕的声音:“谁?!”

大胡子急忙收起技能。

荷尔蒙立马推门而去,屋内却已然空空荡荡。他微微皱眉,慢慢走到大胡子刚才站的地方停下来,奇怪地左右观察了一下,过了半天,才抬起腕表,吩咐道:“小蓉,找一队人过来,以后二十四小时守在会议室里,这里有问题。”

那头的芙蓉酥,干脆利落回道:“好!我马上安排!”

荷尔蒙听到那头挂干脆地挂断,想了一下,又给耿江岳发去了一条信息。

八号楼内,正脱得光溜溜的耿江岳正在洗澡,听到腕表嘀嘀嘀的响声,随手拿起来一看,立马一声我草,顶着一身泡沫就瞬移出去。

一号楼楼顶上,那潜入城内的大胡子正满脸得意,所谓救世主不过如此。

可那笑脸还没持续超过两秒,一下子就露出惊恐的神色。他分明感到一股极强的灵力从很近的地方散发出来,强度甚至要比他当年和唐威单挑时所感受到的还要夸张!

什么怪物?!

号称全球第一空间技师的乔莫德摩尔脸色骤变,当即想都不想,就释放出一个空间跳跃阵法,一头钻了进去。两条腿刚迈过阵法,耿江岳就随即赶到。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只看到一个穿白色纱衣的背影,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

“我草……”耿江岳皱了皱眉头,抬起腕表,立马给端木翔发了消息:“端木教练,上我的帐号发个声明,就说有个穿白衣服的王八蛋,老子看到了了。再敢往海狮城里乱钻,我草泥马地拧断全家的脖子!顺便向们国家宣战,干老木的老子同意入境了吗?”

端木教练想了想,问道:“一字不落吗?”

“嗯!或者也可以再自己发挥一下。”耿江岳关了腕表。

过了没一会儿,全球网络,炸了……

……

这个夜晚,穿白衣服的人到底是谁的话题,迅速挤占了全球话题榜的榜首,甚至超过了海狮城移民总人数的讨论。事实上经过半个月的议论,键盘侠们已经对谴责耿江岳独裁没什么新鲜感了,关于海狮城到底如何如何,远不及耿江岳本人如何如何更能引起人们的兴趣。

而就在无数人在猜测到底是哪位白衣好汉居然敢夜闯魔窟的时候,乔莫德摩尔已经被吓得躲进了希伯联合国某家族的地堡之中——这个地堡跟约翰希伯诱杀耿江岳却被反杀的那个基地是同款,甚至性能上,还要更胜半分,可即便如此,大胡子乔还是明显不太放心,又搞了一大堆无属性阳附魔的“归真弹”,生怕耿江岳突然间就找上门来。

那种变态,谁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至于为什么是无属性阳附魔的“归真弹”——只能说约翰希伯死得其所,至少通过他的死,全世界的高层已经抓住了耿江岳的某个弱点。

眼下之所以无法动手,是因为还有另外几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无法掌握。分别是耿江岳的空间技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耿江岳到底能复活多少次,以及耿江岳的技能当中,是否还存在其他可以苟命的玩意儿。等什么时候把这些东西全都搞清楚了,自然会有绝顶聪明的人,为这个世界的主人们,设计出一套可行的“除魔计划”。

毕竟只要钱到位,当年人们手无寸铁的时候都能扛住幻灵界的两次入侵,而现在,全世界的老板们联合起来,怎么可能还干不掉区区一个耿江岳?

至少,老板们真的是这么想的。

乔莫德摩尔抱着步枪,瞪着眼睛紧张了一整夜,直到清晨七八点钟,看到新闻上说耿江岳正在跟多国外长开电话视频会议,确定耿江岳应该不至于万里追杀到希伯联合国的西海岸,才总算稍微安心地喘了口气,默念一句光明神保佑,终于沉沉睡下。

闭上眼没一会儿,就不知道做起什么梦来。表情时而高兴时而狰狞,然后又变成某种噩梦,救命求饶的梦话,喊得那叫一个凄惨。

安全屋的角落里,一个摄像头亮着无法察觉的光。

摄像头后面,梅迪奇家族的话事人罗斯梅迪奇看着乔莫德摩尔这副没出息的德性,微微叹口气,摇着头关掉了监控。屏幕一跳转,切换到了今天全球瞩目的会议上。

远程会议室网络房间会场内,此时耿江岳正和全球三十多个国家的外长围成一桌。

全球所有国家吃过暗亏的特工们,这回不敢再用任何手段,通过精神力试探耿江岳的反应,全都只是老老实实看着。

“昨天晚上,有某国的谍报人员,或者特勤人员,闯入海狮城,是我亲眼所见。鉴于闯入者居然有能力从我手底下逃走,我可以很负责地做一个判断,这个人,有超过九成九以上的可能性,应该是来自于今天参会国中的某个国家。我希望,这样的事情,最好不要在发生。

第一,违反我国法律。第二,不管们承不承认,我都可以视这种行为为军事侵略。一个人的侵略,也特么是侵略!第三,也是最要紧的,这是看不起我吗?觉得我当了官儿,就拿不动刀了?约翰希伯死了才几天呐?忘了?!”

耿江岳在会场里拍着桌子。

希伯联合国的外长立马威武不能屈地大喊起来:“耿先生!请尊重我们的已故领导人!杀害我国领导人,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和光彩的事情!我们是怀着帮助海狮城市民的国际援助精神来开这个会议的,这里不是炫耀武力的场所!”

耿江岳一眼扫过去:“所以们对派人暗杀云九天的事情闭口不谈,是因为们觉得不光彩?约翰希伯和云九天,一命抵一命,是说我做错了?”

希伯联合国的外长当即就冷汗直流,心跳砰砰砰飞快加速,在全世界的注目下,只见他的位置上跳出“您的惊吓值水平过高”,就被硬生生断开了信号连接。

希伯联合国外长的身影刷一下消失不见。

天京市第一玄术研究局的食堂里,大群人仰头看着电视,立马发出一阵嘘声。

“咦~垃圾!”

“耿爷这个气势,人间大菠萝啊……”

“还是那老头太渣。”

会场里少了一个重要的参与者。

现场负责主持的东华国外长在小心地征求过耿江岳的意见后,休会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卡尔梅迪奇黑着脸,亲自上了线……

一整个早上,耿江岳和各国代表讨价还价地扯了半天的蛋,最终经过三个小时的扯皮,中间甚至不得不停下好几次放这些老头去上厕所,等到中午饭点,终于谈妥了各国的接收条件。

各国接收移民的条件由低到高,分为三挡。

中南次大陆联盟、雨林大陆联盟和北方病原联盟最低,直属这三个联盟下面的26个国家和地区,要求移民者灵力值至少达到450点,【大光明术】不能少,以及至少得具备一定的战斗水平,按眼下的猎魔师标准,白银级是起码的。其余全都不做要求。

然后中间一档,是希伯联合国。

希伯联合国明显是在跟东华国较劲,眼看东华国提的要求那么高,也就跟着坐地起价,要求移民者灵力值至少达到900点,【大光明术】标配,战斗力得有黄金级。另外年纪太大的不要,最多不能超过40岁,学历得高中毕业起步。另外移民者得分开居住,打散到希伯联合国下面的八个自由城和自治区里,任职只能副吏员级起步,不能学中南次大陆联盟乱来——

副正员级?想屁吃呢?

最后等这些国家全都说完后,东华国才微微一笑,亮出了比之前在网上公布的,还要更苛刻的要求——

灵力值底线1200点,【大光明术】不多说,战斗力不要求,但学历要求本科以上,而且只要理工类专业的,文科不要。年龄上,超过30岁的不要,男女移民比例1比9,最好只送女性移民,男性只要极其优秀的,比方说,战斗力达到白金级水平,也就是熊猫那个级别。最后,东华国只提供国籍,入籍后只是普通人。进体制当官这种事,做梦想想就好。最后的最后,应东华国人民的强烈呼声,移民人数还是得限制一下,最多只收2000人……

耿江岳听得有点挠头,不过也没什么心思,再替那些自愿放弃海狮城国籍的笨蛋争取更多的利益,眼看既然各国都开出条件了,愿意接纳那十几万人了,便二话不说签了字。

一轮交换合约的操作下来,等会议结束,就已经是下午一点多。

“把符合移民东华国和希伯联合国的人全都翻出来!”

海狮城1号楼顶楼会议室里,耿江岳摘下便携机,立马就让一群人开工。

登记移民人员的资料,这些天已经整理得非常清楚。

不一会儿功夫,篮子这边就有了答案,拿着平板电脑报告:“符合移民东华国条件的,一共只有三百零八人,再扣掉男女比例,能过去的估计只有两百来个。”

“这么少?”耿江岳惊讶道。

端木翔解释道:“总理,东华国要求灵力值底线是一千两百点,光这一条就卡死许多人了,相当于哪怕是九转的实力,初始觉醒值也得在一百二十点以上,海狮城里原本能达到这个数的也就不到十万人,比例上就是百里挑一,加上其他限制,就更少了。”

耿江岳想了想,点头道:“行!那可以去希伯联合国的呢?”

篮子拖动着屏幕道:“大概三千多人。”

“我去……灵力值原来这么值钱。”耿江岳浑然已经忘了自己在现实世界的一年多之前还是个灵力值只有3点的渣渣的事情,无比忘本地感叹道。

不过在场的人也早就忘了这档子事情,现在满脑子只有耿江岳大魔王的印象,纷纷附和表示,耿大人不能拿自己跟普通人比,这怎么比嘛……

“行了,那就开工吧!”耿江岳站起来,说道,“把各国接收移民的条件,和符合条件的移民名单整理出来,公示二十四小时,二十四小时内,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能再往上挪一下那些人,可以报名申诉,我来处理。还有那些全家移民的,有需要调整的,不愿意分开的,也整理一下。咱们争取把最后一点工作做好,不要给人添堵。傻逼也有权利追求幸福。”

栗子问道:“那要是有些家庭,意见不统一怎么办?还有,我这几天听到有不少人开始翻悔了,问能不能留下来不走……”

“当然不行。”耿江岳一抬手,不留情面道,“谁来说情都没用。给了了他们那么多时间,早干嘛去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当这里是公共厕所吗?”

想替某闺蜜求饶的栗子,被耿江岳说得没了声音。

两个小时后,虽然早就从早上的直播里看到过各国的接收条件,但当移民人员名单被正式贴出来,许多一开始以为自己有可能移民东华国,或者再不济也能去希伯联合国中央邦的移民申请者看到最终结果,不少人立马全家老小抱头哭成一团。

但这些还算是比较幸运,更倒霉一些的情况则是,个别家庭孩子能去东华国的,但爸妈去不了,又或者爸妈当中有人能去,孩子却无法一起过去。要么骨肉分离,要么放弃前往东华国的机会,总之就是不能反悔。

一片哭声中,很快就有人跳出来,高喊着要去市政厅找说法,然而荷尔蒙早就准备。

海狮城的所有武装力量,早已集结待命,扛着枪,守在这些申请移民者居住的筒子楼下,但凡是有闹事迹象的,直接就把校准器的红点对准他们的眉心。

抽到上上签的林格站在楼上,看着楼下闹事未遂,大声哭号得前同事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地轻声感慨:“何必呢……”

“是啊。”老杨从隔壁房间里晃荡出来,他原本的目的地就是贝马城,现在得偿所愿,这几天还挣了老多钱,压根儿不在乎道,“这种事,本来就该想清楚再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这些人也真的是,他们自己捣乱没什么,可千万别影响到我……”

两个人身边不远处,王琪看着楼下的人,一言不发。

他自然是只能去中南次大陆的某个地方的,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地方。海狮城虽然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海狮城,可一想起要永远离开这里,心里还是有点空落落的。

是后悔吗的感觉?王琪不想承认。

但不得不说,面对未知的前路,他确实感到,有那么点担忧和害怕……

最近几天眼皮子跳得很凶,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