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黄版抖音app

半个多月之后,贝思甜开始有了妊娠反应,她这妊娠反应还算是晚的,有的人过了四十天准时有反应,那才叫一个烦。

贝思甜提前给自己做了准备,她制作了三道玄符,三天喝一次,喝完之后虽然不能完全避免妊娠反应,但是却可以有效减轻。

所以贝思甜开始反应的时候,只有在清晨的时候干呕,白日里也会显出疲惫,其余的倒是没有什么了。

除此之外,贝思甜开始在小腹处涂抹祛疤祛痕的药膏,这个也是她自己制作的,不会对胎儿产生任何影响。

这还是在她看到田秋的肚子以后产生的想法,肚子变成那副模样,真的是太难看了。

这些都是贝思甜前三个月准备做的,因为前三个月大人不需要摄取太多营养,邱教授告诉她,前三个月孩子是不会吸收母体太多营养的,所以不能一直吃,等到三个月之后,孩子才开始从母体中吸取更多的营养,那时候吃食一定要注意。

不过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都属于有危险的阶段,不论做什么都一定要注意,就像秦氏所说的抬手的活儿,过了三个月会好很多,因为胚胎刚刚着床,还没有那么稳固。

因为有了宝宝,贝思甜的心态似乎有了些变化,更为平和,更为恬静了。

她每天必做的事情便是取经,听董凤珍和邱教授讲述育儿经,为将来养育孩子做好基础。

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当过母亲,自然是求知若渴,像是一块海面一样迅速吸收着各种孕期和育儿的知识。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她在这一科的不足,毕竟是亲身经验,可以有更多的感想。

魏仲源这段时间几乎每天傍晚都会来贝思甜这里帮忙,其实要帮的不多,但有个人在,有什么事都好办。

花样和服美少女

一开始秦氏还很提防他和魏仲熏,怕这两个人图谋不轨,后来发现,他们真的只是单纯来帮忙的,那个叫魏仲熏的人一口一个师父叫着,虽然总会开些玩笑,但是看得出对贝思甜很恭敬。

这是跟着小甜儿学医的?

秦氏想明白才放下心,以前也贝老大夫在村里也教导过人,杨五郎就是其中一个,可惜杨五郎在中医上没有什么天赋,转而去学了西医。

有时候魏仲源、魏仲熏和田智三个人聚在一起,还会相互讨论。

魏仲源发现两个人的水平都已经十分高,这让他吃惊不已,这才拜师多久,就有了这样的进益!

魏仲源不好多打听什么,师徒传承是非常重要的,哪怕他和魏仲熏是兄弟,也不能擅自打听这些。

这些贝思甜看在眼里,对魏仲源的品性有了一个认识,至少他有自己的底线。

虽然脑袋里有着整部玄医符经,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贝思甜不打算默写出来,看过玄医符经而有所飞速进展的,怕也只有眼前这三个人了,既然如此,那就有针对性地指点他们。

贝思甜现在的水平,的确完完全全有资格有能力指点他们了。

这一天,魏仲源正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看书,通常小院没事的时候,他都会坐在这里看书。

能够让秦氏放心,也是因为他懂得避嫌,除了请教和帮忙的时候,从来不单独和贝思甜待在一起。

魏仲源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贝思甜过来了,他站起身来,回头静静地看着贝思甜,意思再问,有什么事需要去做吗?

贝思甜笑着将一页纸放在他面前,说道:“这是我整理的一些心得,只针对你的,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记在心里。”

魏仲源闻言目光落在那页纸上,一下子就被其中的内容吸引了,那些的确是他所欠缺的,还有很多是他所疑惑的地方。

魏仲源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在这页纸上,因为贝思甜的话,他不敢太过分的沉浸其中,只得想将上边的东西悉数记载心里。

十分钟一到,贝思甜便用火柴将这页纸点燃了。

“你非我门徒,我这也是破例教你,所以不能留下东西在你手里。”贝思甜给出了这样的说法。

这个说法魏仲源十分认同,因为的确就是这样,他感念贝思甜对他的帮助和认可,站起身来,郑重地鞠躬道谢。

贝思甜点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转身回屋去了,魏仲源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再也无心看什么典籍,脑海当中全部都是那页纸上的内容,隽永的小字让人赏心悦目,而其中的内容却是触目惊心。

的确,他要用触目惊心这个词,似乎每一句话都有魔力一般,好似每读一句话,都可以得到一个新的启发!

魏仲源十分激动,就此坐下来,闭目在院子当中,开始研习脑海中的内容。

魏仲熏和田智一起来到的时候,就看到魏仲源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石凳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两个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从两边围了过去,一左一右地在他身边转了两圈,上下打量着魏仲源。

这大哥到底干啥呢,入定?魏仲熏看向田智。

田智摊手,这是你大哥,我哪知道他干什么呢!

魏仲熏凑近了魏仲源,好似能够看到他脸上的毛孔,让他颇觉得有些恶心,要是个美女还差不多,他赶紧离远了一些。

田智白了魏仲熏一眼,真是没点正经样,这哪里像是师兄,他才应该是师兄好不好,吃亏就吃亏在这年龄上了!

魏仲熏好似知道田智不服,向他挥了挥拳头,师兄师弟的称呼问题两个人已经不止一次‘打过交道’了。

“要不要叫醒他?”田智抱臂问道。

魏仲熏拇指和食指摩擦着下巴,眉毛微微挑起,显然在想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田智忙警告道:“你知道你大哥的脾气,别怪我没提醒你,小心被你大哥追杀!”

魏仲熏脸上的神情一顿,显然这不是没发生过,他忍不住想叱一句,大门却在这时候开了。

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看到院子里的三个大男人,忍不住怔住了,喃喃道:“走错地方了?”

头像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