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下载草莓视频网站色斑

,最快更新千机殿最新章节!

七杀门下,素来是崇尚以攻对攻的。

钟万豪杀意刀出手的时候,宁夜也动了。

流光幻彩刀舞动,漫天一片琉璃璀璨光景,化作无边杀势卷出。

凝光成刃!

同样是无边刀雨挥出,与钟万豪的杀意太阳对撞,竟释放出一片灿烂光辉,刹那间刀气肆虐,纵横各处,院中所有草木假山瞬间凋零,化作残枝败叶,再无完好之物。

只是刀锋到了院墙边后,却自有守护禁制出现,将所有刀芒尽皆阻止,使伤害仅限于小院空间。

这一刀对撞,空气中呲呲的气流割裂声不断响过,两人已在瞬间分开。

宁夜的身上固然是被割裂出无数刀痕,钟万豪的身上竟也同样现出一道道犀利刀伤。

两人同时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对方,仿佛是在数谁中的刀更多。

钟万豪吃惊道:“这就是的凝光成刃?果然不错。不过的杀意刀尚未圆满,终究不如我了。”

这话到是说的没错。

清纯美女着性感短裙迷人

七杀刀每一种刀道,既是单独存在,又是相辅相成。

杀心刀磨练意志,万物无不可战,杀身刀磨练体魄,使身体坚韧,杀气刀操纵灵气,万物为刃,杀势刀以势为刀,势者,气势也,却又有气之基,又有意之妙,其实就包含了部分凝练元神之功。

到了杀意道,便是神识之刀,成就一个新的台阶。

而所有这些都是基石,每一个合格的七杀门人,都应当走出自己的刀道。

这刻钟万豪已道:“既如此,再接我这记天华斩试试!”

说着再次出手,这一次,他手中刀终于动了。

那是一柄又细又长的怪刀,刀宽仅三分,刀头形成一道弧线,与武士刀略近,只是护手处以粗布包裹,那粗布显然也非凡品,看起来象是某种珍兽的毛皮,连着手一起裹住。

当钟万豪挥刀时,他人与刀便借助这毛皮,仿佛与刀凝为一体,人刀合一,这一刀斩下,仿佛是他自己化身为刀斩落,带着有我无敌的霸气。

“果然不错!”宁夜眼中也现出兴奋光彩:“这就是师兄开创的刀招吗?见识到了。”

钟万豪桀桀怪笑:“在我杀意之下,还能说话,算有点本事,不过所用之刀,却是太差!”

要说刀的品质,流光幻彩刀二品法宝,绝对不算差。

但流光幻彩刀强于幻,弱于杀,在七杀门的眼里,绝对是不适合的。

宁夜以幻为主,所以他开创的路是凝光成刃,流光幻彩刀结合幻境施展,威力无穷。但若是单独使来,比起七杀门人的其他手段就差的远了,也难怪钟万豪瞧不上。

所以宁夜也不辩驳,道:“是不如师兄。”

“斩!”钟万豪天华斩已落下。

当这一刀再劈时,感觉又与先前有所不同。

刀势比之前更加凝练,却也更加集中,没有了无处不在无所遁逃的感觉,却有种面对巨山的压力,仿佛在时时刻刻提醒宁夜,此刀接不得。

但宁夜更知道,此刀必须接。

七杀之刀,首重威势,气势若弱了,便会给对手源源不断的出手机会。

所以他也再度出刀,依然是凝光成刃,只不过这一次万千之光同样凝聚成一道光刃,在流光幻彩刀上延伸开去,形成一截粗大刀芒,与钟万豪的天华斩对撞,随着那一下猛烈撞击,就见流光幻彩刀上凝聚的刀芒竟开始寸寸崩裂,最终化作万千光雨飘散。

“吼!”钟万豪的刀已落在宁夜身上,在他身上斩出一道粗大伤痕,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劈了开来。

宁夜应声飞起,但飞起同时,那飘散的光雨也刷的再举席卷而回,落在钟万豪身上,瞬间将他打成了筛子。

“嗷!”钟万豪痛呼着跌飞而出。

两人同落地面,钟万豪固然是被打成了漏斗,宁夜也是半个身子都被劈开。

好在两人都是万法修为,只要元神不灭,肉身伤害皆可修复。

纵然如此,这肉身之伤如此严重,换一般人也早爬不起来。

宁夜和钟万豪却如没事人一般同时跃起,再度挥刀。

七杀门人最终气势,只要还挥的起刀,就不能停止战斗。

这一刻两人疯狂大打出手,力抢攻,以攻对攻,拼的就是谁的刀更狠,谁的身体更撑的住,看出手气势,无留手,明明就是生死搏杀,又哪里象“只是揍一顿”了?

就连旁边观战的仆人们也个个吃惊。

他们吃惊,不是两人拼命,而是宁夜竟然能与钟万豪战至旗鼓相当。

要知道钟万豪的天华斩已经做到了五杀合一的地步,杀意刀,杀势刀,杀气刀等五杀凝聚,杀心杀意杀实俱已登峰造极,无论草木泥石,甚至灵气,皆可为刀,又凝练雄浑,一刀斩下,便是护体法罩也是一刀破碎。

但宁夜的凝光成刃则无所不至,要纯以力量论,凝光成刃自不如天华斩,偏他有罗睺血脉,贯穿之伤,光刃如雨,所落之处,更是力贯肌肤,同样是直达内腑。

导致的结果就是只战了片刻,两人便都已是遍体鳞伤。

照这样子打下去,这肉身怕是真要保不住了。

万法境虽然已可舍肉身,但终究未到超脱地步,肉身本来已是修行,更是守护元神的根基,若真的没了,对元神都损失极大。

偏这两人都不知死般,依旧疯狂抢攻,似有深仇大恨,对方不倒,就绝不停手。

眼看着两人战至疯狂,都要拼到同归于尽的地步了,突然周围一片静寂。

一股庞大威压压下,两人竟是举步维艰,再难行动。

“够了。”徐烈的声音已缓缓传来:“打的不错,果然七杀门下都是有血性的。尤其是宁夜,我本以为用惯了脑子,已经忘记了怎么拼死作战,却没想到,竟也是个懂得舍命的。吾喜欢血性之人,然,纵有血性,亦不可空费性命。今日之战,就到此为止吧。”

说着一股无形力量涌来,已将两人分开。

钟万豪看看自己,再看看宁夜,忽地一笑:“不错,张烈狂到也没有辱没我七杀刀道,这个师弟,我认了。”

宁夜不屑撇嘴:“我可未必要认这个师兄。”

头像

admin